APC_0639.jpg

啟動日期:2019-11-24
完成日期:2020-01-22

二次大戰的尾端,噴射引擎的理論被德國人實現。戰後,列強們爭奪德國科學家和他們異想天開的研究結果。冷戰時期,兩大陣營各自得到半部來自德國的九陰真經,不斷練功,進行飛行科技的較量。撇開殘酷的戰爭因子不談,我很喜歡那個年代的飛機,百家爭鳴,各有特色,列強都在摸索著航空科學,在引擎推力不足的限制條件下,絞盡腦汁做了許多嚐試,也付出了許多的生命與代價。希望有機會能將這時期的飛機做成系列(大概要花很長的時間吧....)。本文的主角道格拉斯的F4D-1天光式(Skyray)-就是一種脫胎於二戰末期德國設計理念的三角翼單座艦載戰鬥機。Douglas在戰機的命名常用Sky-字頭,因為本機的外型很像蝠魟,原本應該是叫天魟式的(大約同期的A2D命名為Skyshark天鯊)。但ray這個字除了魟魚的意思外,還有光線、射線的意思,所以也有天光式的中文譯名,而且後者好像更炫一些,所以一般是譯成天光。先聊聊Douglas這間公司的有趣事,這家曾是美國航空界巨頭也是太空領域先驅的公司,最有名的大概是DC-3/C-47了吧,到現在已經誕生84年了還有營運中的飛機。這架天光則是這間公司最後的戰鬥機作品。之後,它和麥克唐納合併變成麥克唐納道格拉斯,簡稱麥道。大概是Douglas公司的Logo設計得太好了,被新的公司採用。後來麥道又被波音併掉,Logo又被拿去用,前兩家公司名字都不見了,但Logo仍看得出Douglas的血統。

0275E867-E692-4D12-8346-98C602B59B3E.jpeg

F4D的服役期間為1956~1964,僅短短的八年,網路資料、照片不算多(連模型也算冷門很少人做,只有少量的範本可以觀摩)。F4D在發展的當時,人們還在摸索噴射機的技術,面對相對於活塞引擎超級耗油的噴射引擎,F4D翼胴合體設計可以使載油量增加,於航程很有助益,這也與近代戰機理念接近,上視切圓角的翼端,外型相當好認,從上方看像是愛心的形狀,下方是美國海軍當年製作的飛機識別影片。

F4D在試飛的過程中發現具有良好的機動性,但操縱特性不同於一般的飛機,具有先天不穩定性,操作這架飛機是新手的夢靨,就算老手也容易在長途飛行中感到疲勞,直到後來有了電腦和線傳飛控才能解決掉這類問題,先天不穩定的好處是敏捷,所以較新的戰機幾乎都刻意設計成先天不穩。即使早期配置的西屋公司J40發動機糟糕到不行,它還是成為第一種能夠做超音速飛行的三角翼飛機(比F-102早)。1953 年間,F4D不斷的創下速度記錄,比同期的F-86性能好得多,美國海軍洋洋得意、美國空軍臉上無光。同年,美國海軍終於受不了J40那個差勁的東西,明智地改用普惠公司的J57引擎。而J40問題始終無法解決,西屋公司也從此淡出發動機舞台,後來在核電的領域有不錯的發展。首架改裝J57的生產型F4D-1於1954年6月5日首飛,並在平飛中就突破了音障,成為海軍第一種在水平飛行中超過音速的作戰飛機。F4D-1 具有極為出色的爬升性能,同時還具有極佳的機動性,可以做出令人難以置信的滾轉率。1958年創造了5項世界爬升速度世界紀錄。不過在百家爭鳴的年代,記錄很快被F-104和幻象III給超越。
在服役期間,天光通常的塗裝方案是上表面被刷成淺海鷗灰,下表面則用徽章白塗裝,其他特殊部位則用一些特定的顏色,比如用紅色塗裝發動機進氣道以提醒地勤人員此處潛在的危險;以黑色塗裝雷達天線屏蔽機鼻和風擋前的防反光區域(該區域有時也用深灰色)。部隊個性化塗裝則多姿多彩、引人入勝的。有意思的是,天光真正的好日子不是在海軍度過的,而是在空軍。不過,這些飛機並不是由美空軍飛行員駕駛。一支海軍天光飛行中隊VFAW-3被編入北美空防體系(North American Air Defense system,簡稱NORAD)中,受空軍的指揮。該中隊擔負攔截從美國西南角侵入美國領空的入侵飛機的任務,駐紮在加州聖地牙哥北島的海軍航空站(NAS North Island, San Diego, California)。這支特殊的飛行部隊由著名的二戰雙料王牌Gene Valencia全權指揮。在他的領導下,這些天光在與空軍的攔截機(都是比“天光”快得多的麥克唐納公司的F-101,康維爾公司的F-102 和F-106)同台競技中,取得了毫不遜色的成績:該部隊兩次獲得戰鬥效率與出勤準備的最高榮譽,勝過了其他在NORAD 中全部由空軍組成的飛行中隊。VFAW-3 中隊在1962 年古巴飛彈危機期間還被部署到位於佛羅里達州的海軍航空站,以防備古巴可能的入侵行動。在那裡,天光通過雷達與米格發生接觸,甚至為他們提供無線電引導,以便米格能夠返回他們的基地。沒有人(包括米格機)想要真的面對面一較高下。我手頭這架田宮的F4D-1模型,附上的便是上述的VFAW-3塗裝。這是我第一次做田宮的飛機模型,很不可思議,但卻是真的!知道他家的模型深獲好評,帶著許多的興奮與期待。製作過程也真是愉快好做,不負期待。

值得記上一筆的是,F4D-1曾於1958年因為第二次台海危機來過台灣,應對緊張局勢,也就是八二三砲戰和九二海戰的時候,美國海軍陸戰隊VMF-314的天光進駐過屏東基地。田宮的說明書上寫說:「雖然沒有交戰紀錄,但150次以上的升空對抗米格,充份展現出它優異的攔截能力」。真是名符其實協防過咱們 "島嶼" 的 "天光"!網路上找到一些很可愛、充滿古早味的照片,地點就是濃濃南國風味的屏東了,這些照片實在太可愛了,讓我忍不住想再現這種塗裝,國外網站上找到兩種1/48,一種1/72現成的水貼,但一來是貴、二來是看起來都和照片不太像,所以就多花點工夫,參照照片遮噴圖案,數字/文字則是局部自製水貼。

IMG_5201.jpeg

IMG_5203.jpeg

衝著香蕉,原本超想做這架139101,無奈遍查不到它機首側面的Modex Number(雖然我猜可能是4號)。

FD4979D0-EEB9-4D3F-B94C-E6A1E48C0DF6-239-0000000230D01FAA.png

雖然不是考證控,但最後還是選擇了有完整照片的Modex 15號,於是採用遮噴和局部自製水貼編號的方式做了這架134970。塗裝沒有什麼特殊的工法,就直接看照片吧。

儀表使用水貼加筆塗。

APC_0546.jpg

APC_0541.jpg

APC_0545.jpg

APC_0542.jpg

後來發現座艙一大半會被遮住看不到

APC_0551.jpg

這次玩看看灰色PRIMER和水彩預置

APC_0571.jpg

APC_0570.jpg

心得:預置色好像可以再大膽一點、濃度重一點。AMMO的light gull grey FS36440好像有點偏橘,要再加點藍色。

APC_0582.jpg

APC_0581.jpg

自製的遮噴紙和水貼,像不像三分樣。

89E4B4D9-190A-4B15-BFB7-1D737E45AA26.jpeg

圖案的遮噴工程:

23E0DF61-7539-4B41-8D72-E816B22A15B8.jpeg

APC_0590.jpg

APC_0588.jpg

加上自製和原附的水貼後,85%完成度,只剩下舊化的修飾。

APC_0593.jpg

APC_0594.jpg

APC_0595.jpg

APC_0592.jpg

舊化,有參考一些照片也參酌自己的感覺。

APC_0600.jpg

APC_0604.jpg

APC_0601.jpg

最後完成總裝,15號的134970,掛上響尾蛇飛彈、火箭筴艙和副油箱。

APC_0617.jpg

APC_0608.jpg

APC_0612.jpg

APC_0613.jpg

APC_0614.jpg

APC_0616.jpg

APC_0606.jpg

APC_0609.jpg

APC_0605.jpg

APC_0636.jpg

APC_0637.jpg

APC_0641.jpg

APC_0644.jpg

APC_0643.jpg

APC_0648.jpg

結論:很令人開心的模型!如果硬要說缺點,大概就是水貼很難軟化服貼吧。製作過程中的一些錯誤決策,讓自己對這個作品總有好像可以再做得更好一點的感覺,想要平反,手邊山積收拾完後,也許可以再做一架。

註1: 本文參考並部份截錄自afwing空軍之翼網站,作者為Crusader,原文網址如下:
http://www.afwing.info/aircraft/douglas-f4d-f6-skyray.html

註2: 本文部份照片取自下列網站,如果版權問題,還請告知。
https://www.seahawksquadron.com/fleet.html
http://stellar-views.com/Photos_USN.html

 

    WT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